当前位置:长江商报 > 九价疫苗火速上市纡解赴港接种热

澳门永利娱乐平台

2018-05-14 07:14:4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从提出申请到获批上市仅用8天

□本报记者 刘倩雯

从提出申请到获批上市,只用了8天的时间。九价疫苗审批速度之快,在中国药品审批历史上史无前例。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最近一年,宫颈癌疫苗在中国女性人群当中很火,甚至成了热门话题。因为宫颈癌是目前人类唯一一个找到明确原因,可以通过注射疫苗、筛查和早诊早治等综合措施来预防和消灭的癌症。

近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有条件批准用于预防宫颈癌的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简称HPV)疫苗上市。该疫苗适用于16~26岁的女性,用于预防HPV引起的宫颈癌、外阴癌、阴道癌。

社科院经济学家称,大卫生大健康理念下的改革背景下,同样是花几百亿甚至几千亿,应该将有限的资源用于预防疾病。

赴港注射九价疫苗价格从4000港币涨到7750港币

“幸好没有抢到香港的九价疫苗,万一抢到现在估计后悔死了。”家住武汉的陈小姐今年24岁,得知九价疫苗获批之后,庆幸自己没有抢到香港的九价疫苗。

所谓的九价疫苗在香港称“9合1疫苗”,指的是九价HPV疫苗。HPV即人乳头瘤病毒,是在全球极为常见的一组病毒,也是导致宫颈癌、生殖器湿疣以及部分肛门癌和口腔癌的主要因素。九价HPV疫苗宣称可以预防90%的宫颈癌及癌前病变,不少人并不严谨地称其为“宫颈癌疫苗”。

自九价宫颈癌疫苗在香港上市后,赴港打HPV疫苗成风。尤其二价和四价HPV疫苗在内地上市后,“功效更大”的九价疫苗被炒得更热,很多人在节假日把赴港打疫苗当成了头等大事儿。

“我同学3月份的时候在香港约上了九价疫苗,疫苗是4000港币,中介费是500元人民币。”陈小姐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因为工作原因,原本和同学约好赴港一起打疫苗的计划不得不推迟。然而,当陈小姐有时间了,香港九价疫苗价格却不在原地等她。中介表示,不再提供单一的疫苗注射服务,而是搭配套餐出售九价疫苗,赴港注射九价疫苗的价格已经从4000港币涨到7750港币。

香港部分医疗机构停供九价疫苗

九价疫苗获批有人欢喜有人愁,5月11日晚间,杨小姐在睡觉前习惯性地刷起朋友圈,多条同样的消息被刷出:“香港各医疗机构收到美国默沙东药厂通知,即日起对香港市场全面暂停供货,恢复时间待定。现代医疗紧急通告,取消所有九价疫苗预约事宜。”

看到这条消息,杨小姐的微信群已经“炸锅”了,已经预约了赴香港医疗机构接种九价HPV疫苗的女性们义愤填膺。她们中的一些人,5月底就要按预约完成第三针的接种,有的则刚刚打了第一针。现在,她们担心由于香港疫苗接种诊所的“单方面毁约”,导致她们无法按时完成三针次的疫苗接种,先不说浪费钱财和时间,还可能影响疫苗的保护效力。

5月11日晚间,香港的现代医疗集团、美兆集团、仁和集团、仁健医学中心等多家医疗机构通告称:已经接到美国默沙东(MSD)药厂正式通知,即日起,暂停向全港供应九价HPV疫苗,恢复时间待定,直至另行通知。

从申请到获批仅用8天

香港断供被业内理解为,是为了保障供给。如是,初期九价宫颈癌疫苗的供给量有一定的保证,或许不会像四价宫颈癌疫苗初期那么紧缺。

通过梳理官方公开消息,九价HPV疫苗的上市时间表逐渐明晰:4月20日,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受理了默沙东公司提交的九价HPV疫苗上市申请。4月24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官网公示了第28批拟纳入优先审评程序名单,九价疫苗上市申请位列其中。4月28日上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透露,药监部门正在加快九价宫颈癌疫苗工作进度,力争早日批准上市。4月29日晚间,国家药监局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有条件批准用于预防宫颈癌的九价HPV疫苗上市,批准时间是4月28日。

从4月20日提交上市申请到4月28日正式获批,只用了8天。

相较之下,二价疫苗就没有这么“幸运”。早在2006年,葛兰素史克就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提交了二价疫苗上市申请。但直至2016年7月,希瑞适才取得CFDA上市许可。

多位业内专家指出,二价疫苗的上市进程“卡”在了临床试验。此前,中国药监部门并不认可新药在境外取得的临床试验数据,进口药必须在国外做完二期临床试验后才能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完成三期临床试验后才能获批在中国上市。

除此之外,审批时间过长的弊病也指向了药品审批制度。

此前,中国药品审评程序中并未开通优先审评的“绿色通道”。新药上市前都要按照“先来后到”,排队等待药监部门审评,加之药监部门审评人员短缺,导致药品审批常年“大塞车”。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应该将有限资源用于预防疾病

预防宫颈癌的九价疫苗在2006年在美国上市,而HPV疫苗在中国上市比别的国家晚了十年时间,在这背后,是中国宫颈癌每年新发病例超过10万,死亡人数约3万的残酷数字。在中国女性中,HPV(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年龄呈双峰分布,第一个高峰在17-24岁之间,第二个高峰在40-44岁之间。

“如果不及早建立屏障,而是在实验室里、在临床机构做小样本临床,那么可能更大范围的人已经进入到危险期。”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介绍,药品监管制度改革之后,整个指导方向和思路发生重大变化,监管的目的是为了保证临床供应和患者需求。

“乳腺癌疫苗现在最好的药也不过三四千块钱的疫苗,花三四千块钱能把得乳腺癌的几率概率降低80%。你会发现花50万延长寿命5个月,和花3000块钱把癌症的患病率降低80%比较,显然是后者效果更好。”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认为,现在中国医疗体制的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是,把有限的钱用于晚期癌症治疗,还是用于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性白血病、先天性耳聋、妇女的两癌筛查、乳腺癌的疫苗注射的矛盾。大卫生大健康理念下的改革背景下,同样是花几百亿甚至几千亿,应该将有限的资源用于预防疾病。

责编:ZB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新闻推荐

精彩美图

新闻速递